您的位置: 静安信息网 > 育儿

灭噬乾坤 第二百六十五章 神术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0:59:10

灭噬乾坤 第二百六十五章 神术

“我来了。”即墨缓步走进赛场,看向之前那个青年,“抱歉,让兄台久等。”

人群中有人说道,“他就是即墨,实在太傲慢。”

“原来只是徒有虚名,还这般目中无人,这种人怎会成为太上圣子。”有人声音很小,却依旧清晰入耳。

“不敢,你是太上圣子,我等你是应该的。”年轻人斜眼看着即墨,态度十分傲慢,根本不将即墨放在眼中。

即墨淡笑,与顶级圣地的那些皇子圣子相比,这些普通圣地传人的心机便少了许多,心境也相差甚大,“那便开始。”

他将目光移到年轻修士身前的十块原石上,嘴角一扬,吞噬了噬灵蚕,寻龙术提升许多,这些原石几乎一目了然,十枚原石,其中只有一块高阶原石,其他九块,三块白石,四块废石。

这四块废石很奇特,其中一块表象极好,哪怕是赌石老饕也易被迷惑。

十块原石,有三块难以决断,没有真本事根本看不出,一块白石,一块废石,还有一块便是那高阶原石,这高阶原石表象并不好,很容易被人当作废石。

从仲裁者手中接过一块‘灵板’,即墨飞速写下他的判断,这种灵板是用极品原石的原天泥浆经特殊方式制成,能够隔绝探查,仲裁者不公布结果,其他人根本不能得知写了何物。

“装模作样。”年轻修士扫了即墨一眼,满脸冷笑,不过随即收回目光,仔细盯视那十块原石,想要看出其中端倪。

即墨只是简单扫视几眼,便匆匆写下判断,在那修士看来不过是在装腔作势,以即墨的初赛成绩,比他还要差上些许,怎可能一眼便能判断出十枚原石的底细

灭噬乾坤  第二百六十五章 神术

“这小子还真有趣,到底是实力很强,还是说他根本看不出,只好随意写出一个结果。”

“兄台你真有趣,若是他真有实力,初赛的成绩怎还会不如你我。”有修士冷笑否决。

即墨不语,端木拓明显知晓他的初赛成绩,但此刻他的成绩却出了问题,若是端木拓没有问题,那站在幕后之人,恐怕就不简单,能够影响一个圣师的决断。

每次比试只有半刻钟,此刻已过去一盏茶时光,那个年轻修士额上布上一层细汗,他看了一眼气定神闲的即墨,接过仆从递来的‘灵板’,缓缓写下自身判断。

“很好,现在公布两位比试者的结果。”仲裁者将灵板举起,手上出现光华,两人写在灵板上的判断结果被投影在空中,如同一张光幕。

即墨扫过年轻修士的判断,淡淡一笑,三块最难判断的原石,那修士看出其中一块的端倪,便是那废石,其余两块原石全都判断错误。至于其他几块原石,倒是与他的判断相差无几。

“这即墨确实有些本事,难怪敢那般狂妄,可惜他还是太自大,那块原石品相太差,怎能切出高阶道石。”一个修士先是一惊,后指着那块高阶原石,抚须评论。

“确实,我观那块石头品相不错,可能切出高阶道石。”一个修士指着那块白石,如是评价。

年轻修士神色微凝,定睛看了即墨一眼,目光再次滑到那三块原石上,眉头一锁。

这修士虽不是y阳师,但本事却是实实在在,小有盛名,此刻他再看那三块原石,再看向气定神闲的即墨,心中没来由没了底气。

“切石。”仲裁者走到原石旁,挥手卷起几块原石,将这些原石递给解石人。

这种比赛为了公平公正,所有石料必须由解石人解出,甚至比赛越到后期,原石品阶越高,还可能有专属的y阳师出手解石。

“不错,那一块石头果然如我所料。”随着原石被一一解开,周围众修都各抒己见。

年轻修士额上遍布细细汗珠,微微紧张,即墨始终气定神闲,这些原石他根本不会判断错误,他始终将心神放在周围。

他有疑惑,到底是有人专门要来对付他,还是说他只是因为某些原因被牵连,他唯一的仇家便是古家,但显然古家还没有那么大能量。

“怎么可能,那块原石怎会切出高阶道石,那块原石的品相实在太差,不应该切出道石才对。”一个修士满是不可思议。

“我看中的那块原石居然只是白石。”另一个修士也很惊讶,而惊讶的源头便是即墨只扫一眼便判断出的原石。

年轻修士指着即墨,高声道,“不对,他一定作弊,一定提前知道答案,否则怎么可能只看一眼,就准确无误的判断出所有原石。”

“你是在怀疑我的公正?”仲裁者斜望着年轻修士,目光落在即墨背影上,眉头缓慢舒开。

“怎么回事,这小子本领明显非同小可,但他初赛成绩怎会还不如我。”又一个修士眉头蹙起。

“主人,现在去往何处?”虎炽看着即墨问道。

“圣城古石坊。”

每一个修士一天有两场赛事,分别在早上和下午,共经历二十场比斗,然后以胜利场数排名,取出前千人,这千人之间再比斗,选出五百人,十个梯队共选出五千人,参加决赛。

即墨独自登上那座高楼,居然并未看见太上忘情,“莫非,她也参见比赛。”

并未见到太上忘情,即墨只有返回,却看见逸子夫老人正站在楼下,与老人共同登上一座雅阁,老人动手煮茶。

“前辈,圣女殿下去了何处?”

“仙凰山。”逸子夫端杯的手微微一颤,索性将茶杯放在桌上,起身道,“圣主可能会来圣城。”

“宁前辈会来圣城?”即墨眉头微微锁起,宁采薇几乎很少离开仙凰山,此次她居然反常的走下仙凰山,不是去往罪恶亡都,反而是来圣城,“为了何事?”

“圣主的事,我等怎能晓得。”老人摇头,眼中闪过一丝忧色,转身看着即墨道,“殿下在圣地内并无根基,若是将来有事,连圣主也无法控制,你能离开就离开吧。”

“到底发生了何事?”即墨追问,他感到有大事将要发生。

老人摇摇头,叹息一声,道,“圣主远在仙凰山,这些年表面不理事务,其实还是放不下上代圣主的基业,她不会让任何事发生。”

即墨眉头一皱,他曾听到过一些传闻,太上圣地上代圣主易之玄当年险些喋血神州,据说与各大圣地皇朝都有些关系,与极古帝城羁绊更深。传闻当年之事发生后,宁采薇反出极古帝城,血杀七千里,不过易之玄却从此在神州消失,许多人以为他已死于当年之事。

与其他圣地皇朝相比,太上圣地的历史实在太短,千年前还是一个小宗门,但那个宗门却出了一个易之玄,此后短短数十年,逾越为顶级圣地,更是从y阳世家手中抢得品石大会的置办权。

“殿下放心,只要圣主还在,那些风浪就翻不起。”老人微笑安慰,却抹不去那丝忧色。

离开古石坊,即墨寻到叶修文等人,继续观看比赛。

食人魔老爷子始终静观比赛,就像一个普通老人,根本看不出他的目的,他很可能是为了最后那几块原石而来。

下午参加过最后一场比赛,众人回到宝具阁,即墨请老爷子帮忙,想要彻底解开在东赛场得到的那块人形怪石,那块原石煞气太重,大道强大,即墨根本无法独立解开。

他请老爷子镇压煞气,取出半截解石刀,平心静气,将要解石。

“这块原石很不凡,可惜我不能看出其中是何品阶的道石。”老爷子看着这块原石,昏黄的目光中也闪过一丝诧异。

“墨哥儿,你此刻便解这原石,恐怕会耽误你明日的比赛。”

“无妨,比赛前几日,不会有太强大的对手,我能应付。”即墨知道即使有食人魔镇压,他解开这块原石也必定要遭反噬,当时端木拓便说过,此石没有圣师实力,不可妄自解开。

顶级原石十分稀少,整个品石大会最多也就二三十枚,这还不知是各大圣地皇朝积攒多久的底蕴,一次拿了出来,总的算下来,每个顶级圣地也不过才能拿出几枚而已。

诸如曾经预言将会出现的‘龙喋血’、‘万年芝’,也不过是顶级原石,不过那种原石可能比这块人形怪石还难解开,价值就更高。

到了顶级原石这种层次,原石的价值便考究的是所含灵秀的珍贵程度,以及解开原石的困难程度。

即墨缓缓睁眼,罕见的开始祭刀,这块原石实在非比寻常,他不得不慎重。

“小子,你只需要将表面的原天泥浆解开,能露出其中灵秀一角,让我看清灵秀走势,我便可助你解开剩余部分。”老爷子慎重开口。

一旦原石中的灵秀被解开,那种反噬会成百倍的增加,即墨未必便能承受,原石杀人并不少见。

“明白。”即墨点头,长舒一口气,抬手提刀,虚暗向人形怪石,一种模糊的杀机从原石中沁出。

……

北京军颐中医医院看病怎样
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怎样坐车最快
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技术怎麼样
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在哪里
北京军颐中医医院位置在哪里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